作者:记者 唐琳 来源: 发布时间:2020-6-7 20:3:30
戴建武:再生医学领域里的“趟路人”

   长期以来,不孕不育都是困扰全世界医学研究者的一道难题。其中,子宫内膜粘连和瘢痕化造成的不孕不育更被视为医学上的“死刑”。

   然而,这一难题如今终于有望被彻底攻克。2014 年7 月17 日,世界第一例子宫内膜再生临床研究婴儿在南京市鼓楼医院顺利诞生。消息一出,立刻震惊了世界再生医学界。

   完成这一再生医学“壮举”的,正是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以下简称遗传发育所)再生医学研究中心科研团队,而主任戴建武更是在再生医学领域辛苦耕耘近20 年之久。

 

聚焦世界级难题

 

   早在18 世纪时,来自瑞士的科学家就发现,单细胞生物淡水水螅在身体截断后可以再生。之后,科学家又陆续发现,两栖类爬行动物如蝾螈、壁虎等,身体的某些部位在受损后都可以获得再生。

   于是,科学家产生了一个“奇思妙想”:人类能否像水螅和蝾螈一样,把自己的身体作为反应器,让器官组织在体内再生呢?

   在这一设想的启发下,令世界惊艳的再生医学应运而生。再生医学是一门前沿交叉学科,包含了应用生命科学、材料科学、临床医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等学科的原理与方法,研究和开发用于替代、修复、重建或再生人体各种组织器官的理论与技术。

   “简单来说,再生医学就是利用生物材料及一些诱导因素,利用我们身体里的细胞,来修复、重建一个组织或者器官。当然,重建组织器官绝不像捏面人那么简单。”戴建武表示。

   在戴建武看来,组织器官缺损后的自我修复和再生是广义上的“再生”,但再生并非永生,而是帮助患者延长生命或者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再生医学转化研究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再生医学成果用于临床和解决临床问题。”戴建武说。

   正是本着“解决临床问题,提高生活质量”的宗旨,戴建武在再生医学领域潜心研究,一路攻关克难。

   近20 年来,戴建武及其团队在再生医学基础理论和应用转化研究中取得多项原创性成果,领导了包括脊髓、子宫内膜、卵巢、心肌等组织器官再生的多个临床研究,引领了再生医学领域的发展。

   截至2019 年12月,戴建武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200 多篇,他引5000 多次;获国内外发明专利授权30 多项,其中欧洲专利1 项、美国专利4 项、日本专利1 项。

   与此同时,诸多荣誉也纷至沓来。2012 年,戴建武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2014 年入选中央电视台“年度十大科技创新人物”;2016 年获得中国侨界“再生医学创新成果贡献奖”;2017 年获得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干细胞生物学分会“干细胞成果转化奖”;2018年获得江苏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谋求人类福祉

 

   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戴建武团队研发了可以特异结合再生因子及/或干细胞的系列功能生物材料,解决了再生医学领域组织器官再生微环境重建的关键技术问题。

   更重要的是,在完成临床前研究的基础上,戴建武及其团队还针对严重子宫内膜粘连、脊髓损伤、卵巢早衰等医学难题开展了多项世界首例临床研究。

   2013 年起,戴建武带领团队在南京市鼓楼医院开展了世界首个胶原支架材料结合干细胞引导子宫内膜再生临床研究,利用结合自体骨髓干细胞或临床级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的胶原生物材料,治疗严重子宫内膜粘连导致不孕的患者。

   伴随着世界第一例子宫内膜再生临床研究婴儿的顺利诞生,该研究已进入多中心临床研究阶段,此后陆续诞生了50多位“再生宝宝”。这一再生医学领域的重大原创性成果,有望造福全球上千万因子宫内膜瘢痕造成不孕不育的育龄妇女,具有重大社会意义。

   除此之外,戴建武还提出利用智能生物材料拮抗脊髓损伤后再生抑制信号进而重建有利于神经再生微环境的技术思路和方法,研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神经再生胶原支架材料,完成了多批次大鼠和300 多只比格犬的脊髓损伤再生动物实验研究,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大动物大段脊髓完全性缺损模型动物的神经再生和功能恢复。

   2015 年1 月16 日,戴建武带领团队在国际上首次开展神经再生胶原支架结合细胞治疗脊髓损伤的临床研究,截至2019 年12月已完成入组陈旧性患者70多例,超过50%的患者出现植物神经功能或感觉平面改善的情况。在急性完全性脊髓损伤的临床研究中,戴建武首次建立了严格的急性完全性脊髓损伤判定标准,完成了20多例急性完全性脊髓损伤手术,部分患者出现准确的大小便感觉和自主的运动功能恢复。该临床研究已走在世界前列,受到国内外医学再生领域的广泛关注。

   2018 年1 月12 日,一名健康的男婴在南京市鼓楼医院顺利出生,标志着戴建武团队开展的世界上首项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复合胶原支架材料治疗卵巢早衰临床研究获得成功,成为我国干细胞与再生医学技术在生命健康领域内取得的又一项重大进展。

   作为2016 年我国首批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该项目着眼于卵巢功能早衰这一导致女性不孕的“不治之症”。截至2018 年年底已入组23 人,其中9 位受试者已有优势卵泡活动,2 位受试者获得临床妊娠。除了卵巢早衰不孕的治疗外,通过该技术还有望攻克高龄妇女卵巢功能低下的难题,因而具有巨大的社会及经济效益。

   “在不久的将来,失明的人可以重见光明,坐在轮椅上的人可以站起来,像我们一样去行走。再生医学可以重建一个膀胱、一个肝脏,甚至一个心脏。未来,需要做器官移植的人无需再经历漫长的等待,我们大多数的人应该可以健健康康活到120岁。”当被问及再生医学的梦想时,戴建武这样告诉我们。

   和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一样,我国也在再生医学领域投入了相当大的研发经费。目前,我国神经系统、生殖系统领域的再生医学研究已经走在了世界前沿。虽然当前国家级和省级生物医药园区有近200家,但国内尚无以再生医学为主题的特色园区。

   “再生医学想要‘跑得快’,需要研究平台的支持和上下游产业的齐聚。现在,我们团队与镇江再生医学小镇形成战略合作,计划围绕再生医学这一朝阳产业,在特色小镇打造一批特色产业集群,孕育出一个充满希望的健康产业。”戴建武表示。

    鲁迅在《故乡》里曾这样写道:“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不易的,但戴建武正和他的团队一道,甘做再生医学领域里的“趟路人”!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9年12月刊 人物)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凤凰体彩 - 凤凰体彩官网(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