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落 来源: 发布时间:2019-3-5 20:58:30
防老要靠“交朋友”

 
提到百岁老人,你会想到什么?健康的体魄和孤独的心灵?也许是时候打破这一思维定式了。
 
如果你询问已经103岁高龄的Edith Smith有关朋友的故事,她的回答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Smith的闺蜜Johnetta已经101岁了,两人相识超过70年。如今,虽然Johnetta的身体总体来说还算硬朗,但却患有阿兹海默症。“我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说‘嗨,你好吗?’,虽然她已经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她还是会用‘嗨’来回复我,然后我就继续逗逗她。”Smith表示。
 
Smith的高龄朋友远不止这一位。93岁的Katie是Smith在芝加哥公立学校漫长的执教生涯中结识的朋友。“我们每天都会交谈,现在她还能开车并且一个人居住,她经常和我聊自己的日常生活。”
 
95岁的Mary已经无法出门了。为此,Smith每个月都会装一篮子自己制作的果冻和小东西,专门乘坐出租车给她送去。而对于芝加哥老年社区里的其他住户,Smith也会在对方生日时赠送贺卡或者请客吃饭。
 
当被要求形容一下自己时,Smith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友好的人”。对此,美国西北大学一项旨在揭示脑健康与积极人际关系的研究指出,这可能正是这位活泼的老人与同龄人相比拥有绝佳记忆力的一个原因所在。
 
“超级老人”
 
9年来,西北大学的研究人员持续将目光锁定于那些“超级老人”——即年龄超过80岁却与五六十岁人记忆力相当甚至更好的老年人。每隔几年,研究小组成员都会对这些“超级老人”的日常生活状况进行跟踪调查,并为他们进行神经心理测试、脑部扫描、神经系统检查以及其他各项评估。
 
“当最初启动这个项目时,我们并不真的确定能够找到这些个体。”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认知神经病学和阿兹海默症中心副教授Emily Rogalski表示。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研究团队最终还是找到了他们心目中的31位 “超级老人”:这些拥有超凡记忆力的老人大多来自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及周边地区,目前他们均参与到这一研究项目之中。“我们的研究目标之一便是去描述他们——他们是谁以及他们是怎样的。”Rogalski介绍。
 
实际上,在此前的研究中,西北大学的科学家们已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证实这些“超级老人”拥有不同寻常的大脑特征:更厚的皮层、更强的抵抗老年脑萎缩的能力以及更大的左前扣带回(这部分大脑对人的注意力和工作记忆而言至关重要)。
 
然而,仅仅从大脑结构并不能完全解释“超级老人”们非凡的精神敏锐度,Rogalski补充道,“很可能有更多关键因素牵扯其中。”
 
在最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让这31位“超级老人”和19位与他们年龄相仿的“普通”老人一同填写了一份有关心理健康的调查问卷。
 
相比于普通的老人,“超级老人”们在其中一个领域的表现尤为突出:他们均认为自己拥有令人满意的、温暖的、值得信赖的人际关系。而在其他领域,诸如生活目标或者生活自主权等问题上,他们的回答与同龄老年人并无不同。
 
对此,Rogalski认为,对于这些“超级老人”而言,“人际关系非常关键”,甚至可能在;に堑娜现δ芊矫娣⒒恿酥凉刂匾淖饔。
 
这一发现与其他探索积极人际关系与降低认知衰退、轻度认知障碍和痴呆风险相关性的研究的结果是吻合的。尽管如此,研究者们还没有彻底弄清“超级老人”是如何维持这些关系的以及他们的经历是否可以为他人提供借鉴。
 
作为“超级老人”之一,Smith在这一方面感触颇深。
 
在她居住的老年退休社区,她与另外8人一同负责迎接新住户并让他们感受到来自社区的温暖。“我会对每个人微笑。”她说,“我努力在每个人刚到这里时就记住他们的名字,并且在见到他们的时候说‘早上好,你今天好吗?’。”
 
“有时候,许多老人只会一遍又一遍地向你讲述同样的故事;有时候,他们会喋喋不休地抱怨而并不关心你想要和他们说什么。这很糟糕,因为你需要去倾听别人说的话。”
 
Smith所在退休社区的管理员Brian Fenwick称她为“社区领袖”:“她非常投入,她能协调所有人,留意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不惧怕将其说出来。”
 
15年前,Smith开始照料她生病的丈夫,后者于2013年去世。“在他生病的时候,我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生活。”Smith回忆说,“我们不能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就放弃所有,还指望过后能重拾生活的节奏。正如我们不能随便丢下朋友,还指望在我们‘准备好了’之后再重拾友情。”据Smith说,她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让身边的人明白我有多在乎他们”。
 
扩大“朋友圈”
 
86岁的Gurolnick是西北大学研究项目中另外一名“超级老人”。1999年自市场销售岗位退休后,他意识到开诚布公地表露情感的意义所在。“男性通常不愿意谈论自己的感受,而我又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他解释说,“但是,后来我学会的一件事就是要开诚布公地对待他人。”
 
和一小群退休老人一起,Gurolnick组建了一个名为“男人享受休闲”的小组,旨在为高龄男性朋友提供各种帮助。目前这一小组已发展成为拥有约150人的团体,并在芝加哥城郊孵化出4个同类小组。小组每月花2个小时举办聚会,其中用1个小时讨论成员各自的日常生活,比如离婚、疾病、找不到工作的孩子等等。
 
“我们发现,大家面临的困难都是相似的。”Gurolnick补充道。在这些面临同样困境的人当中,不少人都成了好朋友。
 
“他是把整个团队团结在一起的粘合剂,他非常、非常有同情心。他总是第一个寄感谢信,有人去世时也是他第一个通知大家。”芝加哥城郊一个小组的成员、80岁的Buddy Kalish这样描述Gurolnick。
 
对于老年人来说,运动也是培养良好人际关系的又一个可行方式。
 
每周一午饭后,Gurolnick都会跟十多个老人一起骑上二三十英里的自行车,其中很多人都是他小组里的成员;周二,他会在下午茶后参加步行活动;周三,他会去打上两个小时的水上排球;每周四,他会去玩一会儿匹克球。
 
当被问到从这些互动中收获了什么时,Gurolnick坦言:“它让你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并且不再孤独。”
 
如果没有自高中时代就相识的好朋友Grayce以及居住在公寓大楼里的其他朋友,88岁的Evelyn Finegan一定会感到非常孤单。作为一名“超级老人”,现在的Finegan除了听力不好,她健康得惊人。
 
“拿起电话,打给朋友——和你的朋友保持联络非常重要。”从高中时代开始,Finegan几乎每天都和Grayce聊天,并定期与其他4位老朋友通电话。
 
现在,教会成为了Finegan生活中最主要的部分。除此之外,还有每月一次的读书会,在二手商店做志愿者,和邻居们保持联系,参加妇女俱乐部以及在方便的时候看望住在俄勒冈州的女儿、女婿和外孙。
 
“与Finegan共度时光的感觉非常好。”91岁的June Witzl住在Finegan的楼上,经?翟厮タ匆缴,“她人很好,也很慷慨。她会告诉你她真实的想法,令你觉得你是真的了解她,而不用猜测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9年2月刊 进展)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凤凰体彩 - 凤凰体彩官网(集团)有限公司